科创板企业知识产权“攻防战”

R&D不容易,但要保持成功就更难了。以核心技术构筑“科技背景”的科技板企业,正在悄然发动知识产权“攻防战”。

10月7日晚,一起投诉将川银控股与华为之间的“壁纸纠纷”公之于众,并将罕见的版权纠纷带到前台。继广丰科技之后,川音控股成为又一家涉及键盘知识产权诉讼的公司。

从价格战、渠道战中的短期战,到专利战和剑战,科技创新中“商业战”形式的突变背后,是企业竞争要素的深刻变化。与传统企业相比,基于技术的公司正面临更大的挑战,因为它们从专利和工作中获得更多的利润。知识产权诉讼已经成为科创维护自身权益的重要手段。

一位华东地区的知识产权律师分析说:首先,科创公司拥有的专利和版权数量很大,相关纠纷的概率很高;第二,研发成果往往构成这类公司的核心竞争力,知识产权的竞争实质上是公司在技术储备方面的竞争。虽然法律对权利归属的具体界定需要复杂的论证,但提高自主研发能力无疑是企业取胜的关键。

知识产权“持久战”

“非洲手机王”传音控股与“国内手机巨头”华为之间的版权之战被壁纸揭开。

10月7日晚,只在船上呆了一个交易日的传音控股公司宣布,已收到华为对该公司及其子公司提起的“民事诉讼”(Civil诉状)等相关材料。投诉显示,华为认为传音控股一直在手机系统和广告中使用其版权所有的“珍珠极光珍珠主题壁纸”艺术品,只需简单调整。涉嫌侵犯著作权、修改权等权益,已提起诉讼,要求后者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2000万元。

根据公告,川音控股生产和销售的几款手机产品和一些包装涉嫌使用侵权图片。如果公司败诉,传音控股将会用其他图片代替,预计不会影响上述型号手机的正常销售。此外,2000万元为诉讼标的,分别占川银控股半年度报告总资产的0.1889%和上半年营业收入的0.1904%。该公司表示,由于涉案金额相对较小,可以采取有效措施消除影响,该案件不会对未来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然而,这个“小案子”让市值近400亿元的“大家伙”不寒而栗。10月8日和9日,川银控股的股价连续两天下跌,跌幅近17%。

“华为手中有大量标准专利。起诉其他制造商侵权是很常见的,但将壁纸作为诉讼主体的情况相对较少。案件本身不涉及核心技术,金额也不高。它可能会扮演更令人震惊的角色。”内部人士说。

涉嫌“抄袭”的壁纸牵涉到投资者对川银控股研发实力的深切担忧。根据该公司的招股说明书,川银控股及其子公司在中国已获得630项专利,其中97项为发明专利,这与华为、oppo等手机制造商拥有的专利数量相差甚远。

事实上,这并不是科创董事会因知识产权诉讼而发出的第一声枪响。此前,广丰科技上市后2个月内,先后发布了4份专利诉讼通知。从诉讼到反诉,广丰科技和达美电子之间开始了一场跌宕起伏的“专利轮战”。

第一轮始于7月29日,当时广丰科技收到了有关德尔塔电子起诉公司和索普拉尼预测公司的相关材料。该公司声称,广丰科技和索普拉尼投影公司制造、销售并承诺销售“广丰极光投影仪”,违反了达美电子的三项发明专利。要求双方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相关产品,赔偿总额为4843.6万元。

在接到投诉的当天,广丰科技还起诉达美电子等公司侵犯专利,并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达美电子三项专利无效的请求。

9月8日,两家公司之间的“专利战”重新开始。根据公告,达美电子提出了广丰科技持有的两项专利无效的请求,并被国家知识产权局接受。同一天的另一项声明显示,双方之间的“拉锯战”已经延伸到海外。9月21日,达美电子再次起诉广丰科技涉嫌专利侵权,进一步加剧了双方的斗争。

“产业竞争已经从广泛的价格战转变为技术专利战,这是产业技术密度增加带来的必然趋势。科创企业在大力投资研发的基础上,必然希望形成一定的技术垄断,以获得更高的资本回报。业内人士指出,知识产权竞争的常态化使得技术积累和专利布局成为高科技企业的必修课。

侵权诉讼中的“突袭战”

退出可以保护自己的知识产权,推进专利权,防止对手使用相关技术,凝聚企业研发成果和潜在利益,无疑将成为“军事战略家争夺的地方”。然而,在关键节点对竞争对手提起专利诉讼甚至成为商业竞争中的一种“策略”。

原本定于7月23日出席会议的荆凤明园,在去开会的路上突然被一场诉讼堵住了。公司因此成为第一个被取消考试资格的“考生”。

据《民事诉状》称,景丰明园的竞争对手思李杰起诉该公司侵犯了两项产品的三项专利,并要求法院命令该公司停止侵权行为,赔偿其经济损失。

荆凤鸣远的会议草案披露了更多与诉讼相关的细节。荆凤明园共卷入6起诉讼,全部由李杰提起。在这六起诉讼中,有两起被宣布无效,景丰明园已经向初审法院申请驳回诉讼的裁决。该公司表示,其余4起案件涉及的赔偿总额约为2000万元。如果诉讼案件最终败诉,应承担的赔偿不应超过400万元,占公司净资产的比例较低,对财务状况没有重大影响。

"信用卡上起诉的时间充分反映了该行业的激烈竞争。"一些业内人士这样说。虽然这一集并没有影响金凤明园突破的最终结果,但它无疑成为了评论的焦点。

在现场调查中,上级市委要求景丰明园解释诉讼中涉及的两种产品是否是公司积极开拓市场开发的新产品,专利诉讼是否对公司的经营目标和产品方向产生影响,是否对公司智能led照明驱动芯片的开发产生不利影响等。

科创公司上市途中的第一起专利诉讼案可以追溯到韩安科技。根据公司“第二个问题”的答复,5月20日,韩安科技收到金山科技和金山医药对公司胶囊胃镜系统侵犯专利权的起诉,3天后以“恶意提起知识产权诉讼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为由提起反诉。

科创公司在ipo过程中也面临“诉讼相关专利”,还拥有长阳科技。在对调查的回复中,该公司更新了日本东丽诉该公司专利侵权案的进展情况。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承诺将完全承担任何费用或可能由该事件引起的费用。9月26日市委的审议结果表明,长阳科技有限公司取得了巨大的成功。

“当然,这并不是说所有涉及专利诉讼的案件都可以归因于竞争对手设置的障碍。然而,当另一家公司在奔向资本市场之际提起诉讼时,它更有可能给另一家公司带来某些风险。”一位投资银行官员表示。

前述律师还指出:“适度的知识产权保护可以激发技术开发者的研究热情,保护权利人的合法权益。然而,建立专利保护墙并通过诉讼解决所有相关问题,甚至将其作为恶意攻击竞争对手的武器,对双方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成本浪费。从长远来看,这不利于该行业的整体发展和技术进步。”

拥有广阔“技术海洋”的科技企业应该如何界定彼此的知识产权界限?如何在保护权益的基础上最大限度地发挥资源配置的效用?这些在实践中不断提出的问题和答案可能隐藏在科学小组对“实验领域”的探索和探索中。

福建快3 吉林快三投注 福建11选5投注

回到顶部